查看完整版本: [-- 从头细说解茨厂街 --]

♡~马来西亚--MyForum论坛~♡ -> ☆新闻频道☆ -> 从头细说解茨厂街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kkkuan 2006-10-08 18:46

从头细说解茨厂街

“茨厂街”名字的由来,源自叶亚来在当地(现茨厂街丰隆银行所在)

设立了木茨加工厂之故。

叶亚来可称得上为吉隆坡华人加工工业的始祖,他在茨厂街设厂,

并由欧洲引进一架搅拌机,将木茨加工成茨粉后外销。

可惜最终茨厂因生意失败而关闭。

kkkuan 2006-10-08 18:47
茨厂街是吉隆坡人熟悉的一条街,除了因为它丰有逾百年的历史价值。

见证了吉隆坡建设及繁荣之外,

最大因素是今天的它已成为我国一个主要的“购物天堂”,

即使外国游客,也会慕名而来。

在外国游客的眼中,茨厂街就是大马唐人街,即使时代进步了,

今天,这条街的大部分建筑物依然保存着华人传统文化的色彩,

而且都被华人垄断市场。

了解吉隆坡历史的人都知道,茨厂街其实不应该称为唐人街,

虽然开垦初期是华人乡贤飘洋过海来南来经贸的地方,

但在20年代中期便开始出现三大民族在此共同谋生的景象。

回溯历史,当1874年,第三任华人甲必丹叶亚来在锡米

掀起的雪兰莪内战结束后,在废墟中重建吉隆坡,

当时的茨厂街只有零零落落的亚答屋在100年来经过好几期重建才发展今天的面貌。

其中一次对茨厂街影响深远的是1881年,吉隆坡发生大火,

英殖民地决定重建,采用砖墙和瓦盖屋顶。

同时还规定保留一条距离5英尺的走道,

也就是我们目前通称的“五脚基”。

kkkuan 2006-10-08 18:47
1882年年至1896年,茨厂街是店铺、妓院、

鸦片窟和赌馆,目前道路和店铺的地点完全依归。

茨厂街能够有今天的地位,与其附近数条街如思士街、

苏丹街、谐街、敦李孝式路等有极大牵连。

20年代中期,谐街是出了名的“批发街”,

现已易名为敦李孝式路,茨厂街是著名的“闹市”街,

苏丹街是社团集中处,而罗爷街最多杂货店。

kkkuan 2006-10-08 18:48
当时茨厂街的注要交通工具是人力车、马车和牛车,

汽车是少有的交通工具,非富贵之家是没有能力拥有车的,

拒说当时开垦功臣叶亚来的家属有两辆车。

当事人力车夫是华人,他们只提供游短程服务,

较长的路程则需要乘马来人的马车,而牛车是用来载货,

车夫多数是印度人,三大民族一起提供交通服务。

人力车是由人在前面拉,此现象一直到日治世代。

据悉当时长兴脚车铺才制造了一辆三轮车。

kkkuan 2006-10-08 18:48
英殖民时代,娼妓是合法的,鸦片也公开售卖及吸食,

茨厂街内嫖赌饮吹盛行,堪称四天皇。

当时茨厂街可说是五步一楼,十岁一阁的风花雪月昌盛之地。

谐街也是一样,是歌妓活动的大本营,脂香粉腻。

莺声呖呖,他们拨动了许多南渡前来当矿工年轻人的心弦。

荷包丰厚的便会往花厅饮酒名歌妓作乐,而入息低微的则往后港的妓寮寻乐。

除了妓院林立之外,谐街一带设有许多批发商店,尤其藤制家具店,旅馆也不少。

谐街尾端有一间警察局,在巫吉阿曼警察总部未建立前,是吉隆坡警察总部。

另外,现在所看到的充满艺术气息的中央艺术坊,当时是破烂的菜市场。

kkkuan 2006-10-08 18:49
在70年代前,普长春戏院是当时数一数二的粤剧戏院,

所谓的戏院只是一个临时式的舞台,四面加以木棚,观众露天看戏。

当时演出率最高的是古装名剧“梁三伯与祝英台”和“陈世美不认妻”等,

捧场的都是老一辈,尤其是妈姊和佣妇之流,乐此不疲,

直到后来,因为电影的发展,普长春由中华戏院取代。

中华港,是放映邵氏影片时代。

一天放映几场戏,成为许多人不可或缺的消遣之地,尤其附近学校的学生。

每逢假期便会涌来看戏、吃八室雪,到恩记选歌厅歌等。

可惜的是,中华大戏院曾数次发生火患,烧了又建,建了又烧,

最终叫中华港的繁华热闹的情景化为沉寂,中华戏院现已成为停车场。

kkkuan 2006-10-08 18:50
来到茨厂街,很少人会不知道品泉和成记茶楼(后改为酒楼),

当年每天分早午夜三市,不少侨民习惯叹其一盅两件,生意颇兴旺。

成记茶楼老板别出心栽。

特社舞台,聘请八音锣鼓女令登台唱歌,唱出粤曲或广东小调。

除了成记,还有苏丹街的安记,荷香茶室和昌记,

谐街的旺记,这些老字号都已消失。

目前还存在的只有敦李孝式路的中华茶室。

主要因为该店属自己产业,不受战前建筑物法令影响,

所以能够持续营业至今,不过该店已易名为 BB 茶餐室。

kkkuan 2006-10-08 18:51
2.介绍茨厂街附近早期的街道
原名:指天街

简介:原本这里有许多小贩档,贩卖各种日用品,
人们到这里购物,讨价还价,大动作地比手划脚,
指天道地,故有此名。

现称:敦陈祯禄路

原名:谐街

简介:谐街,为英文名称 High Street 的谐音, 原意为“高街”,
盖因这条街原是唐人街地带最高的街道。

现称:敦李孝式街

原名:烟缠巷

简介: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这里摆卖鸦片,
烟客在此吞云吐雾、烟雾缭绕,因而得名。

现称:垃圾街

kkkuan 2006-10-08 18:53
3.如何去茨厂街
茨厂街的英文名字是Petaling Street,

名称是19世界中期吉隆坡甲必丹叶亚来在这条街道开设木茨厂而来。

由于在这里工作的华人很多,因此形成今天的“唐人街”。

茨厂街位于吉隆坡市中心,

因此前往吉隆坡市中心的巴士都会经过茨厂街附近的街道。

例如,前往秋杰路、巴生路巴士终站,或盘古银行、

大家购物中心的巴士,都会经过茨厂街。

从八打灵再也,可以搭乘布特拉轻快铁,

在中央艺术坊站下车,步行15分钟就可以抵达。

在中央艺术坊站,进入祯禄街,右边第二条道就是茨厂街。

如果搭乘Star轻快铁,可以在富都车站下车,走向大家购物中心。

在大家购物中心右边,转入购物中心对面的苏丹街,

步行 3 分钟就可以抵达茨厂街。

kkkuan 2006-10-08 18:54
为表彰你为论坛作出的突出贡献,奖你9个论坛币
路线地图

kkkuan 2006-10-08 18:56
5(a)苏丹街 :人镜慈善白话剧社、积善堂

华人移民所组成的会馆,可依据地缘性、血缘性、职业、文化或社会活动来分类。

其一归类为文化性质的会馆,便是人镜慈善白话剧社。

人镜成立于一九二零年,是吉隆坡其中一个历史最悠久的戏剧协会。

其所扮演的角色,是通过华人戏剧及歌唱表演来为慈善筹款,

所筹得的款项,主要捐给于老人院、医院及学校。

那时期的建筑,上层通常采用栏杆,然而人镜的建筑,却由高墙取代栏杆,

并在上面放上剧社名字,形成自己的特色。

目前,此建筑部份分租出去,最大的租户为商务书局。

felicia88 2006-10-08 18:56
茨厂街我太熟了。那里是我从小混大的。
但现在,我去茨厂街就会直接去popular。
因为太喜欢书的关系。

kkkuan 2006-10-08 18:57
5(b)文化街 :旧邮政局

旧邮政局(文化街里面)


一八八六年,电报线由马六甲拉到巴生,其后再延长至吉隆坡。

当时,每当运送邮件的汽艇出现在巴生时,此项新闻便会通过电报传到吉隆坡,

邮政局便会升起红旗,告诉公众,邮件将在不久后抵达,当邮件抵达后,旗便下降。

文化街角落的邮政局于一九一一年落成,此两层的房屋,

采用都铎式(TUDOR)风格(英皇亨利八世最流行的款式),

在一楼有回廊,屋子的角落处切割成斜面式的入口。

kkkuan 2006-10-08 18:58
5(c)李孝式街:斯里马哈马里亚曼兴都庙、南义大厦、关帝庙

此庙座落于敦李孝式路(Jalan Tun HS Lee),是国内设计最精致的兴都庙之一,

装饰有数以百尊精心雕琢的兴都神像。庙内的墙壁以意大利和西班牙瓷砖镶成。

这座建于1873年的神庙有辆大型的华丽马车,

在一年一度的大宝森节时供作载送一座兴都神像游行的神辇。

它就在广肇会馆的对面,建筑宏伟、色彩艳丽,是游客必到胜地,

每逢大节日,虔诚的教徒从各个角落涌至,挤得人山人海,水泄不通。

当时的英国政府引入大量的印度劳工参与开辟工作,

这些漂泊在外的人需要通过膜拜来慰藉他们的心灵,从而得到精神寄托,

于是,神庙应运而生。

斯里玛哈玛丽亚曼庙(Sri Maha Mariamman Temple Dhevasthanam)

宗教事务负责人珈玛透露,英国政府在十九世纪时,引入大批印度劳工,

造就了印度庙的存在。

而位于富都车站对面和敦李孝式路的印度庙,说明了当时来此的印度人数目可不少。

这家庙约有一百五十年的历史,最早期时,

并没有所谓的唐人街,而是各种民族一起生活,

当时的印度人喜欢聚集在一起。至今,印度街仍然是印度人的聚集地。

若要寻根溯源的话,这座印度庙的成立历史很久远,

它原为吉隆坡开国功臣之一打布三米比莱(Thamboosany Pillai)的私人庙宇,

直至十九世纪廿年代末期才对外开放,并在一九七三年展开重建工程,

以新面貌取代旧庙宇。

kkkuan 2006-10-08 18:59
已经被大马政府宣布列为受保护的古迹,设于广肇会馆内的关帝庙,

历史可以追溯至一百一十七年,也是市内少数得以保存的古建筑物之一。

所谓的关帝庙,即是供奉关圣帝君,同时它也供奉观音菩萨、金花娘娘、

何大仙姑、财神、当年太岁、伏虎玄坛、赵公元帅、文昌星君、福德正神、

阴阳察理和五方五土龙神,满天神佛。

这间庙宇的珍贵之处在于一砖一瓦都是通过专人在中国采购,并以水路,

费时一个多月才运抵吉隆坡。 它是以当年传统的中国庙宇方式建成,

传统得来古意盎然,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其中庙里头的雕棫e栋,已经不多见了。

而它的屋瓦、屋檐、门口两旁的对联、供奉的神龛、匾额、雕刻品,

也充份流露出古色古香的色彩。 庙内的铜香炉、一对铜花瓶和一把大关刀,

分别刻有“光绪戊子年、光绪十四年”以及广东省城元和制造的字样,

都是无价之宝,见证了百年以来的历史变迁。

广肇会馆,顾名思义,它是由广州府(十六县)和肇庆府(十六县)联合组成的会馆,

在近代史上,虽然广东省是开发较晚的省份,但同样的饱受多次灾难的折磿,

使到人民贫苦交迫,不得不离乡背井,飘洋过海下南洋。

由于广肇府人来马已有一定的历史,思乡情深,

劳工们在工余之际需要一个场所来互通讯息,遂兴起成立雪隆广肇会馆的念头。

在同乡群起响应,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之下,广肇会馆于一八八八年十二月廿五日落成,

初时人们称它为“大公司”,为了表扬忠义,并在正面大堂供奉关帝爷。

kkkuan 2006-10-08 19:00
5(d)思士街 :中华戏院、李霖泰菜市场

中华戏院(现为停车场)

三、四十年代的中华巷是一家戏院,不过它不放映电影,

而是演大戏,当时人们称它为“普长春”,过后才改为放映电影,

同时也把名号改为“中华戏院”。

自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中华戏院曾经传出闹鬼事件,没有人敢去看电影,

由于戏院的荧幕突然着火,所以才会传出这些谣言。

当时的戏院位子也是一排一排的,最前面的座位,票价为四角,

中间位是六角五分,楼上座位是一块钱,不是普通人可以负担得起。

kkkuan 2006-10-08 19:01
5(e)茨厂街 :玉壶轩、四眼仔卤鸭档

玉壶轩拥有八十余年的历史,创办人为李海。

李海原为中国顺德人,在中国学的制作点手的手艺,南来后,

首先在指天街(敦陈祯禄路)卖凉茶,后又再在武吉免登的 BB Park开分档。

存了一笔钱后,他在茨厂街租个小摊位,这是玉壶轩的前身,

日后生意上轨道后,才租下整间店面。

李海育有十名子女,他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去世。

李家出女将,迄今店面生意由数名女将掌舵,而李家年轻一辈的子弟中,

只有孙子李敬池继承这门手艺 李敬池于十多年前入行,向点心师傅学师,

是茼瘛~少之又少的年轻师傅。

李敬池透露,在平时,玉壶轩一天生产十多笼包(一笼有三十粒)

及十多笼点心(一笼廿五小盘点心)。最受欢迎的食物是叉烧、烧卖及糯米鸡。

“普洱也是我们的一个特色,这些入口自中国的老茶,囤了七十年之久,

买回来后,我们自行蒸煮,以去其青涩味,很受茶客欢迎。”

除了日常的点心外,玉壶轩在端午节及中秋节分别推出粽子及月饼应节。


综合各热心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过去茨厂街一带的茶楼分别有连香、

宴乐、联升、成记、品泉、玉壶轩、丽章、爱群、松江、绵纶泰等。

连香茶楼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结束营业,宴乐关闭了三十多年的历史,

接着是联升(二十多年),早几年,成记及品泉也步上这些茶楼的后尘。

继绵纶泰茶楼于二零零四年一月结束营业后,

迄今,只剩玉壶轩这家老字号茶楼仍屹立街头。

以前,宴乐及成记都聘有专人表演娱众,其中,

宴乐在夜市有粤剧,而成记在午间则有女伶演唱。

kkkuan 2006-10-08 19:02
6.吉隆坡开埠功臣 - 叶亚来


一八七三年三月,叶亚来成为吉隆坡最高领导人,掌管地方政令,

故有“吉隆坡王”的称号,一直到一八八零年还政于英殖民政府为止。

在这七年期间,吉隆坡从光复时的十二间茅屋,扩建到四百多间店屋。

叶亚来从芦骨、芙蓉以至中国召募了数千名华工,从事土地开发。

叶亚来是从艰苦的奋斗中,锻炼出来的卓越领袖。

他早年的困苦生活,孕育他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精神,

表现出果敢、机警、富于正义感的作风。

叶亚来的不朽,就是他以不屈不挠的精神,三次重建吉隆坡,

给吉隆坡带来安定和繁荣,为吉隆坡日后进一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叶亚来的功绩

叶亚来的功绩是多方面的,除了保卫吉隆坡外,在建设吉隆坡方面,

更是居功厥伟,其中包括开矿筑路,维持治安与引进劳工,以及种植开垦等。

“茨厂街”名字的由来,源自叶亚来在当地(现茨厂街丰隆银行所在)

设立了木茨加工厂之故。

叶亚来可称得上为吉隆坡华人加工工业的始祖,他在茨厂街设厂,

并由欧洲引进一架搅拌机,将木茨加工成茨粉后外销。

可惜最终茨厂因生意失败而关闭。

jesscgc 2006-10-08 19:45
三条K也真行啊!
连茨厂街的资料也找到

ㄗrinсess 2006-10-08 19:58
茨厂街真是应有尽有捏!

kk 2006-10-08 22:18
你的宝宝与人决斗增加了48点经验值!
引用
引用第11楼felicia882006-10-08 18:56发表的“”:
茨厂街我太熟了。那里是我从小混大的。
但现在,我去茨厂街就会直接去popular。
因为太喜欢书的关系。




哦。。。。你在茨厂街混大?????


我曾经也混过!。。。。。kk super mart 你知道在哪里吗???

kkkuan 2006-10-08 23:48
是你开的????还是??????。。。。。。。。

whoareyou 2006-10-12 17:14
对哦!那边有很多书局的,除了popular,我也会去上海书局走走哦!

kk 2006-10-12 21:06
[hide=30][/hide]

x-man 2006-10-21 23:50
哈哈。。原来是这里。。。你真是玩野。。

kk 2006-10-22 03:08
得空你也来坐坐。。。。。

kkkuan 2006-10-27 11:34
轰的一声巨响,天上掉下神仙水一滴,化作一个寒冰术领悟之书,恭喜!恭喜啊!
再次补充::百年茨厂街·
茨场街....住在雪隆一带的朋友们一定都有去过,无论是逛街还是购物,可是我们对她的认识却不深...现在让我们重新了解茨场街的由来吧^^

走过百年有血有泪
追溯吉隆坡开埠史
十八世纪初叶开始,锡的开采活动渐渐地频密,吸引华籍矿工前来,从而展开华人南渡下南洋淘金的奋斗史。

我国锡矿开采的历史,由来已久,唯技术落后,产量微不足道。

随着采矿业的蓬勃,越来越多华人陆续前来,他们带来较为先进的生产技术,结合刻苦耐劳、富于冒险、不避艰难的精神,成功使锡业的产量大幅度提高。

雪兰莪州的第一个矿区芦骨(当时芦骨属于雪州,十九世纪末叶才并入森美兰州)统治者拉惹朱玛亚便是借着与华籍矿家的合作,使该区成为该州最繁荣富庶的市镇。

华人下南洋淘金
拉惹朱玛亚的成功,鼓舞了其他马来土侯的雄心,他们也跃跃欲试,寻找矿地,尝试开采。

一八五七年,巴生土侯拉惹阿都拉招募芦骨的华籍矿工,沿着巴生河逆流而上,到暗邦采锡。

经过三日的航行,矿工们来到巴生河与鹅唛河交汇处,弃舟上岸,改用陆路。

这个矿工上岸的地方,便是今日占美尔回教堂(Masjid Jamek)所在,也是吉隆坡名字来源──Kuala Lumpur,即烂泥河口之意。

十八世纪的吉隆坡,只是一个蛮荒无人之地,蛮烟瘴气、林木参天、杂草丛生,蚊虫肆虐,疟疾流行,加上毒蛇猛兽横行,生活极其艰难,结果,这批矿工们死剩十八人。

无论如何,锡的进一步发现,导致人们前扑后继蜂拥而至,重重困难阻挡不了从中国南下的淘金客(锡米俗称“黑金”)。

稀疏零落的泥墙亚答屋渐次密集,街道的雏型渐现,并渐趋成熟,虽曾遭天灾(火及水灾)及内战摧毁,复又重建,规模及格式也较之前有系统。

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初,基于吉隆坡的锡矿开采日愈蓬勃,重要性日增,英国人将在雪兰莪州的重心由巴生移往吉隆坡。

一八九六年,吉隆坡被选为新成立的马来联邦的首都。

各族聚集地不同
当时,这个首都已由多元种族组成,不同的是,各种族聚集的地段都分隔开来。

巴生河东部的巴刹广场(Medan Pasar),也是现今的小钟楼一带,当时是整个市镇的商业中心,华人主要集中在这里及南端的唐人街地带。

北部,过了爪哇街(现今敦霹雳路),则是巫族聚集之地。附近,则住有一些印度籍的赤地亚(Chettiars,印裔私人贷款人专用名称)。

而英国人则集中在河的西部,即苏丹阿都沙末建筑(大钟楼)这一边。当时,大部份的华人,都从事与锡矿有关的工作。

开矿生涯辛苦艰难,闲时非常无聊,加上当时男女比例严重不平衡,比例高达八对一,造成鸦片窟、赌馆和妓院林立,这些场所成为许多矿工工余去处。

此外,华人传统戏剧,也是广受欢迎的消遣项目。

肥水不流外人田,许多矿场主人同时也是商店的店主、赌馆妓院的老板,吉隆坡甲必丹叶亚来、富豪陆佑,都是典型的例子。

其中,叶亚来便拥有十六间鸦片馆和九间妓院。

岁月巨轮辗过,那些唐人街往昔的情景已不复见,泥泞地、鸦片馆及客栈都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中。

历经多年的僵持局面,美化茨厂街的工程终于付诸以行,第一阶段的美化工程已造完毕,上有高高的透明凉棚盖顶,下是彩色瓦砖地面,小贩档也规划得整齐美

kkkuan 2006-10-27 11:35
街道已换新名称 旧名俗称富趣味  
根据古老的手绘地图显示,吉隆坡最早的街头只有数条,即指天街(敦陈祯禄路)、茨厂街、谐街(敦李孝式路)等。

这些街道,今天已成了全吉隆坡最古老的街道。

市中也出现越来越多的道路,以利牛车通行,方便运输,这些道路又延伸出去,通往主要的采矿区,其中包括暗邦、峇都村、新街场、半山芭等地。

从一八八九年英政府所制的地图看来,现今的唐人街在当时已定型。

时至今日,有些街道仍沿用旧名,有些已换上新名称,街道的数量也有所删增,甚至有些已改道。

而回顾坊间为某条街道所取的俗称,也饶富趣味,传神而贴切。

其中,指天街便是一例,原本这里有许多小贩档,贩卖各种日用品,人们到这里购物,讨价还价,大动作地比手划脚,指天道地,故有此名。

李孝式街原名谐街,为英文名称 High Street 的谐音,原意为“高街”,盖因这条街原是唐人街地带最高的街道。

苏丹街与茨厂街两街之间的后巷为烟缠巷,原来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这里摆卖鸦片,烟客在此吞云吐雾、烟雾缭绕,因而得名。

马来亚银行旁边的小巷叫鬼仔巷,从前是各类鬼仔集中地,这些鬼仔不是来自另一空间,而是赌鬼、烟鬼及色鬼(嫖客)。

kkkuan 2006-10-27 11:35
广东人聚集市区 各籍贯各据一方
在矿场工作的华人,主要是客家人,但是,以锡起家的吉隆坡及怡保,最终都成为广东话的天下,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这与个别籍贯华人的传统职业、生活习惯与方式有关系。

“早期的矿场工人,大都是客家人,但是,广东人习惯居住于市区(也有些务农种稻),当店员,因此,当吉隆坡及怡保发展成为市镇时,便吸引了许多广东人前来。”马来亚大学前历史系教授拿督邱家金教授解释。

他指出,广东人的增加,使广东话广为流传,连原来居住在当地的客家人,也懂得并习惯使用广东话,这种情况在隆怡两地相常普遍。

相同的,福建人及潮州人也有各有类似的倾向。

华人早在十五世纪马六甲王朝时,已有许多中国商人前来交易,与阿拉伯、欧洲商人形成蓬勃的海上丝路。

而出海从商的中国人主要是福建人,因此,他们也就理所当然地聚集在海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大马各个沿口码头的华人,大多数是福建人,主要从事进出口生意(沙巴州码头例外,是客家人而非福建人)。

潮州人擅长种植业,在以经济作物为主的柔佛南部及槟城州的高渊(Nibong Tebal),都可以找到他们的踪迹。

kkkuan 2006-10-27 11:35
饱受天灾人祸苦 叶亚来开埠有功    
吉隆坡这个名字充满着吉祥与祝福,然而,这个城市的成立,却是坎坷多难的,饱受水灾、火灾、疾病肆虐及人祸(内战)之苦。

其中,一八七零至一八七三年的雪兰莪内战,更把吉隆坡摧毁。

幸而当时华人领袖甲必丹叶亚来积极地进行重建与发展的工作,才把废墟重新变成市镇。

由于当年的房子都由木及亚答所建,一八八一年的火灾及随后而来的水灾,毁坏了原有的房子。

在重建时,英国驻雪兰莪的参政司瑞天咸进而要求所有房屋改用砖瓦作为建筑材料,好些百年老屋才得以保存至今。

吉隆坡先后经历了廿世纪三十年代经济大萧条,橡胶及锡等原产品价格崩溃、第二次世界大战日军入侵、一九四八至六零年的紧急状态等事件的冲击。

一九五七年,马来亚取得独立,吉隆坡仍保留其首都的地位,并在一九七二年升格为市,两年后,成为联邦直辖区。

kkkuan 2006-10-27 11:39
研读吉隆坡的发展史,不能忽略叶亚来这一章。
在那一段惊涛骇浪、冲突不断的岁月中,他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

“研究十九世纪雪兰莪的华族历史,不能不了解叶亚来,因为叶亚来是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华人社会的一面旗帜,是个贯穿始终的历史人物。”《吉隆坡开拓者的足迹──甲必丹叶亚来的一生》一书的主编李业霖如是说。

这名学者指出,叶亚来集团的活动和事业是个很独特的历史现象,值得引人深思:“我认为这个集团曾给我国历史一个震撼,它是马来西亚近代史内容中不可分割的部份。”

叶亚来生于一八三七年,卒于一八八五年,享年四十八岁,可说是英年早逝,唯,在他短暂的生命中,却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对建设吉隆坡作出卓越的贡献。

与其他有血有泪的“卖猪仔”故事一样,叶亚来是南下淘金的猪仔,先后到马六甲、芦骨等地,几经颠沛流离的日子,他最终选择在吉隆坡落地生根,拓展事业、结婚生子,并将一生精力献给这块土地。

一八六二年,叶亚来与同乡联袂来到吉隆坡时,吉隆坡是一个只有寥寥数间店的“三家村”(三间庄)。

叶亚来等人协助甲必丹,筚路蓝缕中惨淡经营,将吉隆坡迅速发展为一个繁荣的市镇。

一八六八年,他从吉隆坡第二任甲必丹刘壬光手中接过棒子,当时适逢雪兰莪爆发内战。

这一场王室土侯间的内战,始于一八六六年,并持续了八年之久,叶亚来无可避免地被卷入其中,与雪州执政东姑古丁结盟。

一八七零年,吉隆坡也陷入内战中,长达四年的战争,导致吉隆坡沦为一堆废墟,叶亚来惨遭盟友背叛,几经辛苦才成功光复吉隆坡。

战后,市内满目疮痍,远走他乡另谋发展原是很自然的事,然而他却不曾放弃吉隆坡,反而不辞劳苦地进行重建工作。

其实,叶亚来当时的负担不轻,甚至一度濒临破产,战争不但耗去了他的财富,还令他负上逾十万元的战争债务,加上矿场积水,短时间内无法生产,他已经处于经济破产的边缘,然而他仍咬紧牙根捱过去。

人们多有迁地为良的念头,叶亚来却苦口婆心劝说他们继续留在吉隆坡发展,大家携手克服困难。

曾经风光一时的锡矿重镇芦骨及拉律,在内乱后都一蹶不振,而吉隆坡没有步他们后尘,反而似浴火凤凰般,屡次在天灾人祸后重建,并日愈壮大。

叶亚来向英商和新加坡及马六甲的华商借贷,恢复矿业生产,缴付高达十八至廿巴仙的利息。

一八七九年锡价猛涨,叶亚来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一跃成为吉隆坡首富。

一八七三年三月,光复胜利后,叶亚来成为吉隆坡最高领导人,掌管地方政令,故有“吉隆坡王”的称号,一直到一八八零年还政于英殖民政府为止。

在这七年期间,吉隆坡从光复时的十二间茅屋,扩建到四百多间店屋。叶亚来从芦骨、芙蓉以至中国召募了数千名华工,从事土地开发。

“他开矿场、辟马路,恢复社会生产、繁荣经济,推动了社会的发展。”李业霖说,他指出,叶亚来是从艰苦的奋斗中,锻炼出来的卓越领袖。他早年的困苦生活,孕育他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精神,表现出果敢、机警、富于正义感的作风。

“叶亚来的不朽,就是他以不屈不挠的精神,三次重建吉隆坡,给吉隆坡带来安定和繁荣,为吉隆坡日后进一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他如是结论。

kkkuan 2006-10-27 11:43
叶亚来的功绩叶亚来的功绩是多方面的,除了保卫吉隆坡外,在建设吉隆坡方面,更是居功厥伟,其中包括开矿筑路,维持治安与引进劳工,以及种植开垦等。

1.保卫吉隆坡
叶亚来的宿敌张昌,有意夺取叶亚来的甲必丹地位,而与巫籍好友拉查赛马斯何(Raja Syed Mashhor)及拉查马末(Raja Mahmad)联成阵线,侵略吉隆坡。

初时,叶亚来军虽占上风,然而后来却因盟友叛变而失利。

吉隆坡市镇惨遭敌军三面围困,叶亚来坚守吉隆坡,达三个月之久,后来因严重缺粮,被迫弃城而逃,伤亡惨重。

抵达巴生后,在东姑古丁协助下,他重新招兵买马,反攻吉隆坡,终于成功光复吉隆坡。

2.重建吉隆坡
除了内战外,吉隆坡也经历过严重的水灾及火灾,而遭受摧毁。叶亚来凭着其非凡的精力、干劲和进取心,把吉隆坡重建起来。

他在吉隆坡市内建设多条道路,并将道路发展至市外,通到各主矿区,并筑成二十多里通行牛车的大路,以便运输。

同时,他也在驳接运输的河道,架造桥梁,以利交通。

由于他对路政有伟大的贡献,政府特许他在市中心的地皮,享有永久的地权。

3.维持治安
据了解,在叶亚来执政时期,吉隆坡只有六名警察,但是,治安良好。

一八八二年任职助理殖民地秘书的瑞天咸,向新加坡总部写的报告,有一段关于吉隆坡治安的记录:

“由于他(叶亚来)的努力,执法如山,使吉隆坡和附近地区治安良好,未曾发生过一件严重的罪案。”
由此可见叶亚来之管理才能。

4.引入劳工
一八七三年时,吉隆坡人口只有七千人左右,叶亚来引入劳工二千六百名,将他们分配到制砖炼瓦、建设街市、开矿筑路和种植开垦事业上。

5.鼓励种植
内战后,吉隆坡百废待举,叶亚来为取得更廉价的供应品及降低生产成本,直接从新加坡采购所需物品,不再假借马六甲商号代理之手。

为使人民取得更廉价的米粮,他鼓励马来人迁移到吉隆坡近郊,种植稻米和农作物,以供市场所需。

他为马来人提供资金,并传授新的耕种方法,同时也从中国引进菜种,以增加本地蔬菜种类。

而他本身也在精武山及白沙罗开辟大片木茨(木薯)园,供加工用途。

6.引进机械
叶亚来对西方昌明的科学很钦佩,他率先在暗邦的矿场中安装马来亚第一架蒸汽抽水机,使这个矿场成为当时世界最佳矿场之一。

一八八五年,全雪州只有十一架蒸汽抽水机,单他一人就拥有好几架。

7.加工工业滥觞
“茨厂街”名字的由来,源自叶亚来在当地(现茨厂街丰隆银行所在)设立了木茨加工厂之故。

叶亚来可称得上为吉隆坡华人加工工业的始祖,他在茨厂街设厂,并由欧洲引进一架搅拌机,将木茨加工成茨粉后外销。

kkkuan 2006-10-27 11:44
叶亚来


叶亚来又名德来,号茂兰,字桂轩,原籍广东省惠州。

他出生于佃农家庭,只读过两年书,便辍学替人牧牛及织竹器帮忙养家。

当时,清朝政府式微,列强侵入,农村破产,生活困顿、民不聊生,十七岁的叶亚来决定只身南渡,到南洋寻找机会。

一八五四年,他抵达马六甲,投靠族叔叶国驷,养鱼种菜。

其后,他受雇于亲戚叶五的杂货店任伙计,生活刻板苦闷,偶尔到赌馆消遣。

叶五对此不满意,给他一百元回中国。但是,叶亚来却在半途把钱全输光,当时的他已无脸回去找叶五,逐与堂弟一同到繁荣的采矿区芦骨碰运气。

年仅十九岁的他,找到在矿场当厨师的工作,经过之前的教训,他已不再沉迷于赌博,努力地将钱存起来。

三年后,他积蓄了足够的资本,便转而经营贩运生猪和收购锡米的生意。

四处奔波的行商生涯,增加了他的接触层面,扩大眼界,丰富了他的知识与人生经验。

kkkuan 2006-10-27 11:44
友人推荐入宦场 擢升次任甲必丹  
一八五九年,他到芙蓉发展,结识了双溪乌绒甲必丹盛明利手下要员刘壬光及叶致英(又称叶石)。

经刘壬光的推荐下,叶亚来投入盛明利门下,担任刘壬光的副手,获得器重。

后来,盛明利被卷入不同帮派土著酋长的纠纷中,被杀身亡,刘壬光逃往马六甲,叶亚来随众逃入森林。

途中他受敌人攻击而负伤逃走,流血过多而极为虚弱,幸好为朋友所救,体力恢复后相携逃往芦骨。

这一番恶斗,双溪乌绒两帮人马损失惨重,痛定思痛,决定解决彼此间的歧见,咸认有必要马上选出一位新华人甲必丹以维持地方秩序。

叶石众望所归,唯他只兴趣经商,就任不久便推荐由叶亚来接替其职位。

叶石认为叶亚来在战斗中非常英勇,同时也擅于管理矿工及维持秩序,是理想的人选。

叶亚来因此而踏入宦场,在短短六、七年的时间内,由一名寂寂无名的中国劳工,一跃成为华人徙置区的领袖。

一八六二年,在吉隆坡任甲必丹的刘壬光邀请叶亚来前往吉隆坡发展,叶欣然前往。

一八六八年刘壬光病逝后,叶亚来接任甲必丹,从此展开生命另一页。

叶亚来直接建筑的街路:
内战前
1.巴刹街及老巴刹广场
2.暗邦街
3.罗爷街、哥洛士街、蒙巴登街的一部份,和蒙巴登街至火治街口,以及谐街

内战后:
1.茨厂街
2.古路律
3.古路巷
4.苏丹街

叶亚来扩建的马路
从吉隆坡起:

1.至暗邦及双溪布爹七条石
2.至巴都村孟加兰五条石,再达甲洞七条石
3.至新街场四条石古打邻村
4.至半山巴蕉赖路三条石,继而通至双溪峇辣,接近加影七条石。

kkkuan 2006-10-27 11:45
九十年前吉隆坡 妓院赌场皆合法  
将历史进一步推前,九十年前的吉隆坡,又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对当时有印象而又在世的,恐怕没几人。

这些资料,也只能从旧史料中寻找了。以下是一篇整理自旧报纸的资料,有关采访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进行,受访者是老吉隆坡颜文程。

九十年前的吉隆坡,仍很落后,与现在相比,有天渊之别。当时,八打灵再也及白沙罗地带还是郊野,白沙罗和十五碑的土地,每亩售价才区区四百元。

而触目所及,多是锌板屋和亚答屋,砖屋数量不多,最高也只是三层。

当时的交通并不发达,只有茨厂街、谐街等几条重要的街道,而且这些街道都是沙路,马车、牛车和脚车行驶其上,沙尘滚滚。当时仍未有汽车,脚车却不少。

具有颇大权威的玻璃主(现称推事)乘坐的是两轮马车。

当时的大众交通运输工具,主要是靠牛车和马车。

牛车由两只牛拉,可乘坐六至七人,都是在夜晚行走;到文冬载货及载人的牛车,由于怕受到老虎的袭击,都是三、四十辆成群结队地行走。

马车只由一只马拉,主要跑短途,最多可坐四人。

火车仍使用蒸汽引擎,服务只限南下至芙蓉,北上至霹雳州丹绒马林,一号位五分、二号位三分及三号位二分。

直至一九一三至一四年间,才开始见到汽车的踪影,汽车都是英国所制。

而飞机仍很罕见,一九一三年,曾有飞机展出,机师还作起飞及降落表演。

当时并没有什么娱乐,只有一间中华戏院,但并非放映电影,而是演大戏。

当时茨厂街左右两排的屋子,有好多间是妓院,一边为日本籍妓女,另一边则全部是华籍妓女,收费不得而知。唯妓院是合法的,获得当时的政府批准公开经营。

除了妓院外,赌场也可申请经营准证。谐街有一间赌场,由五间店屋打通,由下午四时开始营业,凌晨一点结束,玩意儿包括牌九、十二支等。

kkkuan 2006-10-27 11:58
店屋楼上72家房客
厕所厨房轮流使用
梁以享之前在茨厂街做生意,商号百昌堂,而刘先生则是摩哆店东主,两人都是茨厂街数十年的老街坊,他们凭着零星的记忆,拼凑出茨厂街的点点滴滴。

他们说,早些年前,茨厂街店屋楼上,有如七十二家房客一样,住满多户人家。

通常,屋子的格式是:中央是条长长的走廊,两旁都是房间,一层楼约可间隔出十一、二间房,一个家庭就挤在一间小小的房间内。

由于人满为患,而厕所及厨房有限,大家必须轮流使用,以厕所为例,门一关,就表示有人使用,其他人不会贸贸然推门而入。

无论如何,大家的生活习惯与方式不尽相同,偶有龃龉,在所难免。

当首都各地住宅区渐渐发展起来后,人们为追求更优质的生活环境,纷纷搬离市中心,导致唐人街的住户日愈减少。

另一方面,数年前屋租法令修正后,租金大起,更是导致无法承担沉重负担的租户纷纷搬走。

“租金起价后,很多街坊都离开了,子孙们也问我为什么不搬?但是,我已习惯了这里,也喜欢茨厂街的环境,出入很方便。”刘先生说。

五十年代,一伙人的房间月租是三十元。

据悉,到一九六三年时,头房的月租是四十元,柏屏大厦那一带,后房则租廿五元。

刘先生也透露,四、五十年前,商店租金也相当便宜,当时,他租用部份店面作为脚车店,月租一百五十元,而现今,租金已涨至三千零吉。

后来,摩哆取代了脚车,日愈普及,刘先生也改卖摩哆,兼具修理服务。

“妈姐”曾是茨厂街的一个特色,不过,随着人老凋零,现今的茨厂街已不见她们的身影。

这些梳起不嫁的女子,在茨厂街租下房子,作为她们的固定住处,并从事家庭工、杂工、大妗姐及陪月等工作。

妈姐聚集的住处,俗称“房仔”,早年由于通讯不发达,固定的住处有助于让外人轻易找到她们。

人们知道,要找某大妗姐,可到茨厂街XX号,找某陪月,则到YY号,诸如此类。

“在五十年代,大妗姐陪新嫁出门,费用约二十至三十元,”与梁刘等人同桌喝茶的一位女性朋友如是说。

她进一步指出,在六十年代,陪月的收费约九十元,而现今已涨到两千余零吉。

kkkuan 2006-10-27 11:59
茨厂街与时并进 传统商店渐消失    
一九三七年芦沟桥事件后,十六岁的黄国彬从中国南来,首先在芙蓉落脚,替一名吸食鸦片的私塾老师教书,一九四二年来到吉隆坡,觅得书记一职。

当时适逢第二次世界大战,日军与联军开战,在动荡的局势中,黄国彬努力存钱。

他指出,当时一位咖啡屋的小伙计及农场的割草杂役,月粮约六元,教师十二元,杂货店员工则有十四至十五元。

一九四五年,日本战败撤退,他将手上几万元日本钱币卖掉,换回“老虎纸”(当时马来亚钱币,上印有老虎头,也称作叻币)。

存了一笔钱后,黄国彬自资在苏丹街贩卖红烟,这种本地生产的烟价格较为经济。

不过,他最终从事计账工作,战后的月薪为八十元,一九七二年离职时,月薪为三百二十元。

“这些年来,茨厂街最大的变化是在饮食业、酒家及商店。”随着时代的变迁,许多店都被淘汰了。

例如木屐生产店、打白铁的店、多家茶楼、药材店、传统理发店、五金店、杂货店等,都陆续消失了。

“那时候,茨厂街还有几间店的后房开放供人吸食鸦片。”

早期茨厂街有三家理发店,分别是中国理发、汉新及云南。

他回忆,当时并没有电风扇,是采用人力操作的方式,用布当扇子,以绳子绑着操控,一拉一纵之间扇出风来。

“现在的人人百货,以前是一间名为亚洲的西茶室,附近还有卖糖水的店,叫清暑殿。”

现今的丰隆银行早期是杂货店均益隆,店的后面分租给人卖毛笔及卖衣,店后有家卖冰的店,叫泗记。

街上唯一的野味店是泰记野味,老板的绰号是“鳄鱼超”,店内卖鳄鱼及猴子之类的野味,主要作为老人家进补用,一碗野味卖八分至两角不等。

他笑说,当时有一个谜语,题为“清洁大扫除”,提示是猜吉隆坡一间药材店的名字。

其答案是“广卫生”,与粤语“讲卫生”谐音。

黄国彬还记得,在一九四八年,在成记茶楼摆囍酒,约三十元一桌。

询及旧时菜肴是否与今日的有很大分别,他语调不自觉地提高说:“嘿,当然不同!以前的菜很丰富,有一道叫‘凤吞燕’的菜肴,是鸡加燕窝呢!”

他指出,当时,“明记栈”卖的碎燕窝,一斤才八元,鲍鱼同样是一斤数元,在武吉免登早期的BB Park所卖的即食燕窝,一碗只售几角。

kkkuan 2006-10-27 12:00
四十年代物价便宜
工资不高谨慎消费
现年八十一岁的利淦荣,是中国嘉应州人,十六岁时离乡背井,前来半山芭投靠亲戚。

“那时的半山芭叫做十二灯,意即有十二枝电灯柱,我是在一家矿场做书记,逢周休就下吉隆坡走走。”他回想起已经埋没超过半个世纪的前尘往事。

当时的火车站就在现在的富都车站附近,不过他通常乘搭巴士下坡,“东方巴士很便宜,五分钱就可以从十二灯坐至吉隆坡,有时候,我自己骑脚车下坡,既方便又省钱。”他说道。

彼时最著名的茶楼非“成记”莫属,“它不只是喝茶的地方,还有人卖唱,不过唱的是粤曲,拉的是二胡,茶客可以一边喝茶、一边听歌。”

目前身体尚算硬朗的他,每日乘搭轻快铁往来八打灵和吉隆坡,他的消遣就是前来茨厂街找老朋友,大家聊聊天、打打牌,风雨不改。

对于一些陈年旧事,他的记性不是太好,但是还记得当时吉隆坡的一些零碎片段。

他记得当时一碗鱼丸粉才五分钱,一杯咖啡也只需三分,“虽然物价便宜,但是以前的工资不高,以矿场为例,矿工们一天工作八小时的工资才不过两角四分,即使是我,一个月的薪水也不过是十八零吉。”他娓娓道来。

周末下来吉隆坡逛的时候,他偶尔也去三间庄(大家购物中心的后街)打打牙祭,“当时的酿豆腐和猪肉丸米粉都很好吃,现在也还吃得到。”

而大家购物中心的前身则是一列矮矮的洋货店,这些洋货店的屋顶都盖上白锌板,里头又闷又热,不过当时这里是洋货集中地,若要买洋货,人们都会前来这里选购。

除了火车、巴士之外,当时的交通工具还有黄包车、三轮车,和只有少数有钱人才坐得起四个轮的汽车。

随着时光的流逝,这些景和物,都湮没在时光隧道里了!

kkkuan 2006-10-27 12:00
中华戏院前身演大戏 二战后闹鬼民却步    
三、四十年代的中华巷是一家戏院,不过它不放映电影,而是演大戏,当时人们称它为“普长春”,过后才改为放映电影,同时也把名号改为“中华戏院”。

另一名老人家利敏章如此透露。

利老今年六十一岁,年纪小小就随他的父亲在茨厂街贩卖虎骨膏,对以前的茨厂街可是熟悉得很。

“我的父亲以前是在世界茶室(现时的瑞园旅馆)租一个小小的角落,摆卖祖传的虎骨膏。”他自小就要帮忙父亲守档口。

他解释说,其祖传的虎骨膏是用来进补和医治哮喘病,他的父亲以前走遍各大城市乡村来推销这种药膏,不过随着老虎被列为受保护动物,禁止猎杀之后,父亲也转行了。

他追述,自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中华戏院曾经传出闹鬼事件,没有人敢去看电影,“由于戏院的荧幕突然着火,所以才会传出这些谣言。”

当时的戏院位子也是一排一排的,他还记得最前面的座位,票价为四角,中间位是六角五分,楼上座位是一块钱,不是普通人可以负担得起。

同样的,他也记得英殖民地时的火车,“当时的火车还是烧炭的,会喷烟和发出鸣鸣声响,不过乘客不多,因为当时的人口少,车辆也不多,重要的是火车票也不便宜。”他追忆说。

他说,当时只有三至四节车厢的火车,可以通往蕉赖、安邦和半山芭及陆佑路,不过车资相当贵,由安邦至吉隆坡,大约需要两角钱。

退而不休的他,目前在一家会馆工作,他说,如今的吉隆坡和以前的面貌大有不同,以苏丹街来说,好多旧店已被拆掉了,“好像雪兰莪大厦,以前它是一排排的店屋,有买卖火炭、经营杂货和药材批发的,但都被铲平了。”

当时年纪小,能够记下来的东西有限,可以拼回一些老片段已经是很不错了!

kkkuan 2006-10-27 12:01
60年代商店简而丰 买卖货物包罗万象    
高俊源在八岁那一年,就从中国广东省前来吉隆坡,他和父亲先在半山芭落脚,过后才在吉隆坡苏丹街开设理发店。

目前是苏丹街 Despotic美发及护发产品批发董事的他道出身世:“父亲先下南洋,生活稳定之后才申请我过来,当年我八岁,家中三兄弟只有我符合资格,其余的两名哥哥还留在中国。”

当时的联邦政府只愿意收留年纪不超过十二岁的孩童,由于是家中的老么,年纪最小,所以他只身过来吉隆坡,时值一九五九年,马来西亚已独立了三年。

年纪小小的他,一遇到没有上学的日子,就去理发店帮忙,一九六五年,他们搬至苏丹街嘉应会馆一楼。

询及以前的苏丹街有何不同,他说,以前的吉隆坡是很宁静的,不比今日的热闹,“人少,车更少,甚至是卖小吃的摊位也没几家。”

他说,只有西冷路那儿才有东西吃,不过以前贫穷,既不舍得,也没有钱吃外头的食物。

以前的苏丹街有许多老店,内里包罗万象,几乎是什么货物都可以找到,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种被称为红烟的烟丝,“很大的一包,以前的人都习惯自己卷香烟抽。”如今,这种烟丝已经绝迹了。

还有,以前来茨厂街购物的人大都是本埠人,很少外地人,因为那时的交通还不发达,过后才越来越多人前来这儿。

同样的,以前的人比较朴拙,大多数的老店都不讲究装修,门面十分简单,摆卖的货物一目了然,不像现在的商店不但讲究装潢,还要有品味。

除了理发,他说,父亲也专长磨剪刀,他也自父亲身上学得此技术,“以前是用手磨,又慢又辛苦,现在是借助机器,不过由我自己亲手磿,因为这门技术不但要熟手,同时还要非常有经验的人才行。”

十来岁开始,他就和父亲一块儿打拼,能有独当一面的今日,绝对不是侥幸的,由最初的理发店,他的生意已经扩大至美发和美容产品批发,他的店也由原本的一楼搬到底楼,具有一定的规模。

kkkuan 2006-10-27 12:08
难抵潮流前景堪虞
旧式茶楼不玩花俏




作为一个对服装潮流最敏感的地方之一,茨厂街日新月异,商店的招牌不断在变、内容也在变,川流不息的人流及车阵,都是那么不固定。

而这么多年来恒常不变的,也许就只有那数间站得住脚的老字号,玉壶轩茶楼是其中之一,是这一带硕果仅存的老茶楼。

老茶楼、老伙计、老顾客,不管外面的世界变了什么样,店里一切依旧,唯一变化的,也许就是一些熟面孔少了,有些街坊搬走了,一些老人离世了。

而老茶楼仍坚持它的原则,那是对产品品质的要求,老店不玩花俏,讲究实在,吸引人的秘诀嘛,就在“好吃”。负责制作点心的李敬池亲力亲为,落足百分百的材料。

主要负责人李太便说,东西好不好吃,熟客是最佳的评审,他们每天都品尝,味道一个不对,马上便会反映。

“以前的老茶楼又吵又热,顾客唤伙计叫食物或是埋单,都是隔着距离互相喊话,很热闹。”一名常客如是说,他道出了其情愫所在:“习惯了这个气氛,喝惯了这里的茶,很有怀旧的感觉。”

在这里,人与人的交流是双向而频密的,顾客与店主及伙计天天见面,再熟络不过,嘻笑怒骂开开玩笑,日子易过。

最好玩的是,这些熟客大多数有自己的茶友,还有自己的固定位子。

“若位子被别人坐了,他们会很不自然,待对方一走,便马上就位。他们天天坐在同样的座位上,数十年如一日。所以,一旦茶楼消失,他们便会很失落。”茶客钟先生说。

钟先生的座位,在第一座,背对门口的点心档子。

六十七岁的他,家离市中心有好几公里,唯这却无阻他前来喝茶,十年来风雨不改,每天来玉壶轩,叫一壶普洱茶,再享受又热又新鲜的点心烧卖。

“我五时许便来,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人来,早上五、六点,我们这一座有四至六个人,到了七至八时,又有另一班人来。”

钟先生从五十年代开始上茶楼喝茶,十年前从槟城搬来都门,不知哪儿有茶楼,一次逛街,邂逅玉壶轩,从此一见钟情,十年来始终如一。

另一老主顾兼老街坊刘先生说,他们数位老朋友固定坐在第二座,每一天都在这里“报到”。偶尔或许有人不能来,不过,能到来的,必然会出现在自己的座位上。

可惜的是,这样有特色、富有人情味及温馨的老茶楼,敌不过时代的变迁,纷纷结束营业,让位予新颖的服装及首饰店。

“做点心并不是好赚的行业,价格只属中下,一旦店铺租金高涨,业者无法推持,便只有结束营业。”点心师傅李敬池道出个中无奈。

玉壶轩的优势,是之前已将店铺买下,无需支付昂贵的租金,负担不那么重。

不过,饶是如此,其他因素如客源减少及人成本增加,都造成市中心这带茶楼行业的前景堪虞。

隔一条街的绵纶泰,同样拥有店铺,却仍然决定结束营业。

“虽然我舍不得,每回提起,熟客们也都大力反对,说关闭了他们该怎么办?但是连续好几年亏损,实在难以为继。”绵纶泰老板林德来说。

他形容最后几年的经营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伙计也由高峰时的六十余人减至二十余人,几经挣扎,最终强忍不舍而放弃,关闭这间总店,撤出盘踞了二十余年的市中心。

留下的店铺将作何发展,他仍未有定案。

“茶楼式经营,已为时代所淘汰,在香港的情况也一样。”他无奈地说。

kkkuan 2006-10-27 12:11
李海原为中国顺德人,在中国学的制作点手的手艺,南来后,首先在指天街(敦陈祯禄路)卖凉茶,后又再在武吉免登的 BB Park开分档。

存了一笔钱后,他在茨厂街租个小摊位,这是玉壶轩的前身,日后生意上轨道后,才租下整间店面。

李海育有十名子女,他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去世。

李家出女将,迄今店面生意由数名女将掌舵,而李家年轻一辈的子弟中,只有孙子李敬池继承这门手艺

李敬池于十多年前入行,向点心师傅学师,是该行业少之又少的年轻师傅。

“我们在凌晨二时便开始制作点心,这个行业不易吸引年轻人,并不是很多人愿意在凌晨起身开工。”

李敬池透露,在平时,玉壶轩一天生产十多笼包(一笼有三十粒)及十多笼点心(一笼廿五小盘点心)。最受欢迎的食物是叉烧、烧卖及糯米鸡。

“普洱也是我们的一个特色,这些入口自中国的老茶,囤了七十年之久,买回来后,我们自行蒸煮,以去其青涩味,很受茶客欢迎。”

除了日常的点心外,玉壶轩在端午节及中秋节分别推出粽子及月饼应节。

港式茶楼文化丰 聘女伶演唱娱众    
香港是个茶楼文化丰富的地方,早期的旧式茶楼通常设有两层,分为楼座与地厅,楼座的茶价要比地厅的贵上约一倍,比一般茶寮的茶价贵上两倍余。

采用楼座与地厅的分法,目的在于招徕更多生意,除了吸引较高级的消费者往楼座饮茶的同时,也争取普罗大众到地厅喝茶。

随着民众消费能力普遍提升了,去茶楼叹茶已经不再是一种高级的消费,茶楼趋向大众化,也没有区分楼座与地厅的需要了。

旧式茶楼很有味道,特别是那些设有挂鸟笼设备的茶楼,到此叹茶的确是人生一大享受。

顾客大摇大摆地提着个鸟笼而入,将鸟笼挂上,便可以一边叹茶,一边与友人摆开龙门阵,一边听鸟鸣。

当时,泡茶是用盅的,伙计会拿着大水煲到处添水,茶楼的点心售卖员则会抬出一个大铁盘,上面满满的都是点心,让茶客选取。

古时茶楼中惯用的“一盅两件”,便是指一套式的茶点,一盅茶配上两样点心。

聘请女伶唱歌娱众,则是香港在民国初年兴起的一种娱乐形式。当时的娱乐项目不多,电影收费不菲,电视机又尚未出现,很多大茶楼便在晚上都设有歌坛,聘请一些当红的女伶,演唱粤剧名曲,并请乐队伴奏。

因此,到茶楼听歌便成为当时人们的日常闲暇活动。茶楼的入场费,包括一盅名茶,供茶客一边品茗,一边听歌。

老茶楼陆续关闭 硕果仅存玉壶轩
综合各热心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过去茨厂街一带的茶楼分别有连香、宴乐、联升、成记、品泉、玉壶轩、丽章、爱群、松江、绵纶泰等。

连香茶楼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结束营业,宴乐关闭了三十多年的历史,接着是联升(二十多年),早几年,成记及品泉也步上这些茶楼的后尘。

继绵纶泰茶楼于一个月前结束营业后,迄今,只剩玉壶轩这家老字号茶楼仍屹立街头。

以前,宴乐及成记都聘有专人表演娱众,其中,宴乐在夜市有粤剧,而成记在午间则有女伶演唱。

凭努力刷亮招牌 名人贾士也光顾
往事只能回忆,绵纶泰总店的颠峰时期,是林德来最美好的回忆:“很怀念那段日子,即使不睡觉都要工作的日子。”

当时,一名普通员工月薪只是一百至两百元,然而他的月入却高达数千元,怎不令他开心呢?

颠峰时期,单是糯米鸡,一天便售卖超过五百个,周末则卖出千余个,来打包的人要排队,连新加坡人也来打包带回国呢!

其店铺从凌晨五时营业至下午六时,他一天只睡二至三个小时,凡事亲力亲为。

他的努力换来赞赏,食客中少不了少有头有脸的人及专业人士。

负责福利彩票开彩的广告业业者李运鸿、俗称“香蕉王”的前国民党重要人物陈世顺、老字号昌记老板的舅子陆文中等,都是他所熟悉的老街坊。

市中心锦纶泰这间老店,早期为本地名门李剑桥家族所有,原是经营面档与鸡饭档的茶餐室,李家建议林德来在早上五时至十时经营点心。

由于生意很好,最后租下整间店铺,后来进一步购入为名下产业。

在中国,绵纶泰是间有信誉的金融中心,在多个省份都有其踪迹,李家当年借用其名称为招牌,林德来接手时,也对这个名字很满意,一直沿用至今,并凭个人的努力,打响了这个招牌,市中心老店虽关闭,其他绵纶泰仍营业。

kkkuan 2006-10-27 12:32
广耀兴经得起风浪
跟随潮流灵活变通


以前的大巴刹,摇身一变为现代艺术坊,对门本是海味行林立的大街,也转为各式各样的商店和学院,不复以前店门口摆满了林林总总海产、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面貌。

广耀兴行是其中一家存留下来的海味店,而老板颜锡其可说是老一辈人白手兴家的典型例子。

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小生意人的颜老,今年已经七十八岁,从中国潮州飘洋过海来大马,匆匆半个世纪过去了,他也由年轻精壮的小伙子,晋入耄耋之年。

在还未下南洋之前,颜锡其原本在家乡务农,为了挣得更多钱,在廿二岁那年,乘船下南洋投靠亲戚,在吉隆坡一家海味行落脚。

如同所有下南洋工作的中国客工一样,离乡背井的他深知生活艰苦,举凡工作和办事,都比别人努力,“起先我只是店里头的杂工,凡事一脚踢,熟悉之后也负责海味的入货和出货。”

操着一口潮洲州广东话的颜老,自言没有受过多少教育,所以只有靠苦干,“以前的人看到老板就好像看到皇帝一样,只会埋头苦干。”

由低开始做起的好处是,他很快的就掌握到这门生意的窍门,奠下了日后自己出来创业的基础。

有感“工”字不出头,凭着本身的一点储蓄,连同朋友和亲戚的借贷之后,他与弟弟在新加坡开设了一家海味公司,“在当时的五、六十年代,新加坡为东南亚的海味出入口集中地,所以在当地设店是自然的发展。”

即使是升级为老板之后,他还是不敢松懈下来,继续在吉隆坡打工,俟到新加坡的海味店有了一定的规模之后,才敢在吉隆坡设立广耀兴行。

匆匆数十载过去了,原本只有能力跟人租店来做生意的他,如今已经拥有自己的店铺,“以前广耀兴的门牌为卅六号,在六年前,刚好有人要脱售同一列的店面,见机不可失,我把它买下来,并搬迁到新店。”


如今,广耀兴行已经成为吉隆坡数一数二的海味批发店,不论是批发,还是零售,海上物品应有尽有,且种类数不胜数。

能够抵得住时代的变化,以及拥有今天的成就,他认为,两大因素不可或缺,一是信用,二是头脑灵活,要懂得变通。

他说,凭着信用两个字,在草创初期,他们得以向银行借钱,才渡过难关。“当时向外借钱的利息很高。”他简短的说出其中的原委。

另外,头脑灵活的颜老,想到冷藏海味的点子,也为他打开了新门路,“我是第一位想到用雪房(即大型冰箱)来冷藏江鱼仔和鱿鱼的人,以前的海味店都是没有雪房的。”

有了冰箱,他的江鱼仔和鱿鱼比别家的新鲜和持久,大受欢迎,为他赚了不少钱。

他谦虚的说,本身并非太子爷,也不曾读过很多书,所以样样只有靠自己的脑袋,多动脑筋才是最重要的。

kkkuan 2006-10-27 12:32
批发海产种类多 大水灾损失惨重

做了数十年海味批发,广耀兴行不但批发海产,同时也经营药材生意。

对于自己的店,他不无自豪,觉得种类繁多,凡是海产,都具备齐全,不虞没有货源供应给酒楼。

“除了米、盐没有供应之外,其他的货物我们都具备,所有酒楼要买的食品,我们都有。”他表示。

酒楼是广耀兴行的大客户之一,颜老忆起,他年轻时,白天要工作,晚上还要出去和酒楼老板应酬。

“以前年轻不怕辛苦,现在就不行了。”他说。

这么多年来,让他印象最深刻的除了五一三事件之外,就数吉隆坡大水灾了,一九七二年的大水灾,让他蒙受了不少的损失。

“当时水深二尺,等到水退之后,所有的干货都湿了,我被迫聘请临时工人,以及向人租借地方来把货物晾干。”

世事万物不时在变,相信变化最大的就是物品的价格,他回想起,在宝号初初开张时,一箱澳洲入口的鲍鱼,只需要六十八零吉,里头有四十八罐。

而日本鱼翅一斤(六百克)才二零吉八十仙;燕窝也很便宜,最贵的血燕一斤才四十二、三零吉,最便宜的燕窝只需要十八零吉。

尽管物价便宜,但是他说,以前的人不会吃好东西,也不舍得吃,不比现在的人精挑细选。

说到这里,倒让他想起,五、六十年代时,在街边摆买粿条和河粉的小贩,都是用江瑶柱来煲汤,汤清味靓,如今已经找不到了。

诚然,在百物腾涨的今天,江瑶柱的身价跳升何止十倍,用江瑶柱来煲汤的事情已成了绝响。

基于卫生重修饰 大巴刹变艺术坊  

前的大巴刹,即是现在的中央艺术坊,是在一九三六年落成,当时的它不似现在这般有气势,充其量只是一个有一样窗口和门的大房间,前后并没有两个大门口,这是后来才加上去的。

对老一辈的人来说,它一直是全城最大的市集,不论各种肉类、菜蔬和干货一应俱全,是吉隆坡最大、最热闹的批发和零售中心。

不过,基于卫生因素,政府在八十年代决定关闭大巴刹和附近的店屋,此举引起了其他古迹保护协会的关注,过后才由一家绘测公司承建翻新整栋建筑物,并在一九八六年重新开张。

重新开张之后,它的用途不再是市集,而是国家文化中心,内设有各种手工艺术坊和餐厅,吸引了大量游客,成为吉隆坡著名的景点之一。

与此同时,相信许多前来吉隆坡的外国旅客对街道两旁的店屋前的行人走廊,印象很深刻,行人走在里头不但不怕日晒雨淋,且还可以浏览店内的商品。

看在他们眼里的“行人走廊”,其实就是我们俗称“五脚基”(Kaki lima)的空地,这也是战前建筑物的特征。

话说在十九世纪之前,吉隆坡的店屋多是又长又狭窄的亚答棚所建,其长度可以是宽度的两、三倍,传统的店屋是两层高,多充仓库用途,店主住在后座或是楼上。

由于担心发生火患,英政府遂在一八八四年下令所有的店屋必须以砖和瓦重建,同时也规定重建之后的店屋前面,必须至少保留五尺空地,以供行人便利。

随着吉隆坡不断的城市化,排水沟和其他设备陆续出现,许多道路不得不重新铺过,导致路面高过店屋的五脚基,这也是吉隆坡独有的景观之一。

而这种路面高过五脚基的情况也成为历史学家推算一家店屋历史的最佳指标:他们发现一家店屋的建筑历史越久,它的五脚基就越低,与路面的距离越高。

kkkuan 2006-10-27 12:33
商店零落人潮减 海味生意不易做自廿二岁那年下南洋之后,留在吉隆坡工作的颜锡其,见证了这个城市的沧海桑田。

“以前的大巴刹就在我们的对面,在此做生意的大多数是华裔,摊位很多,大约有六百个吧,排成一行一行,而河边则放满了小贩们的车、载货车和菜车等等。”

在每天的清晨五、六点,大巴刹开始热闹,一直要到过了中午十二点,人潮才会逐步散退。

而中央艺术坊前面的停车场,以前则是一列店铺和茶室,现已被铲平了。

还有从前到处可见的海味店,也只剩下两家,“如今,真正的海味店只剩下两家,其他的是混合杂货和海味的商店,只售一些鱿鱼、八爪鱼等海产。”颜老说。

海味店的零落,缘于一些店主搬走或是无以为继,不得不结束生意,毕竟,做生意还是有一定的风险。

“我是懂得跟着潮流变,所以才能够支撑到现在。”他道出。

不过,他还是感叹如今生意不易做,“以前是同一条街都在做相同的生意,有竞争才会进步,人潮也较多,不比现在,只有一、两家海味行,热闹不起来。”

随着周边环境的变化,他认为,做生意的黄金时机已经过去了,能够守住这盘生意已算不错了。

kkkuan 2006-10-27 13:51
双向发展利人利己
多元化经营药材店


早期,单单在茨厂街就有整十间药行,目前却买少见少,只剩下半数,而且,几乎都是拥有自己店铺者才有条件竞争,否则,很难靠微薄的盈利来应付昂贵的租金。

据了解,一般传统的药行经营者,都清楚目前潮流趋势偏向于市场行销,顾客讲求包装;但,问题是他们过不了自己那一关,总不习惯向顾客硬销新产品,而宁愿墨守传统经营形式,只提供顾客本身所需要的产品。

其中,建发药行就是最古老的药行之一,该药行接班人吴子日表示,由于近几年茨厂街一带店铺之租金涨价数百倍,导致传统行业包括药材行业,难于继续在茨厂街生存,陆续迁移他处。

“我们选择以医疗为主,对于其他保健产品则比较不注重,也觉得不需要靠推销保健品来稳定营业额。”

向来,该药行都是以售卖粗药(即一般的药材)为主,由于价格便宜,因此,利润偏低;现在他们唯有尽量多元化经营,同时也售卖成药和部份西药。

早期,还有很多妈姐在茨厂街居住,她们一旦生病都会自己到药材店抓药,平时也习惯煲凉茶或以滋润药材调身;可是,妈姐却老早已在茨厂街消声匿迹了。

“以前的生意比较集中,但,随着社会繁荣进步,药材店四处林立,无形中就把生意分散,并形成一股竞争力。”

当然,“建发”这个老字号,至今仍屹立不倒,光顾数十年的老顾客依然对他们不离不弃。

“以前的顾客比较注重品质,且对药材的优劣等级有一定认识,反观现代人对药材的认识却不深,往往只以包装作衡量,最终,自己免不了会吃亏。”

的确,现代人尤其是新新人类最爱追求包装,忽略了要严谨鉴别品质优劣与真伪,结果,往往是付出过高价格而不自知。

他认为,顾客本身对药材的品种之认识很重要,否则的话就会在无意间购买到贵货,尤其近年药材行业开始出现强烈竞争,导致冒牌货越来越多,因此,消费者千万不要找最便宜的药材。

当前,在茨厂街的药材行业已被迫朝两方向发展,一是以高档补品为卖点,二是走实际路线,转往中医方面发展,以稳定营业额,同时也能对社会作出一点贡献。


吴子日表示,药材行业一直以来都是平稳经营,没所谓旺季或淡季之分;不过,随着目前市场及顾客结构的改变,生意确实每况愈下。

“早期,顾客每星期都会特地到茨厂街一至两次,以添购所需药材或凉茶等,但,现在已经找不到这一类顾客了,因为到处都有药材店,没有必要老远跑来购买药材。”

以往,茨厂街一带有不少妈姐居住,现在却一个也不留,在这情况下,顾客对象自然转以街客和游客为主。

“近几年,生意确实越来越难做,这门生意似乎也不适合在茨厂街经营,因为租金涨幅太厉害,除非本身有店铺才可生存,毕竟,药材的利润很低,不可能应付昂贵的租金”。

因此,六年前吴子日已开始为其父亲留下来的传统药行添加新元素,转型以医疗诊病为主,药材门市为副,从中国礼聘专业中医师来马驻诊,及开设中医学院,致力培养这方面的人才。

他坦言,其他传统行业也遭受相同命运,说得更明白一点,就是把店铺租出去好过自己经营,因为底层店铺租金目前叫价一万五千零吉左右。

但,到底是什么原因令他继续留守在茨厂街?

“只因为‘理想’两个字,我想为正统的中医尽点棉力;很幸运的,我们的店铺是父亲当年购置下来的,由于没有应付租金之压力,因此,我们有条件往医疗方面发展。”

“经营药行的好处是没什么风浪,生意额会稳定在某一个水平,但却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发达,尤其是传统的药材生意。我们都是经过几十年的辛劳,节俭过日子,才打稳今天的基础。”

kkkuan 2006-10-27 13:54
有感茶是故乡浓 乡亲合股开茶庄    
每当经过茨厂街尾端店铺,一股茶香总会随着阵阵微风,扑鼻而来,刺激路人的嗅觉感官。

原来这股茶香源自茶叶老行尊──建源茶庄,该茶庄去芜存菁地,承继某一些独特的传统经营方式,如自行烘茶,以确保茶叶香味不褪。

茨厂街尾端店铺可谓是被人忽略的一角,然而,商家却认为她闹中带静是优点,因为这里上货卸货非常方便。

成立于一九四五年的建源茶行有限公司,目前已交由第二代经营管理,接班人许金龙向本报记者细说茶叶行业在茨厂街所走过的历史。

“因为我们以售卖乌龙茶为主,它属于半发酵茶叶,其最佳品尝期为六至八个月,一旦超过这期限,茶叶的味道即逐渐转淡,不过,只要再次烘烤,它的味道就会重新再散发出来。”

早期,他们是以柴窑烘烤茶叶,目前则改以电窑烘烤;这可谓是该茶庄的特色之一。

该茶庄之所以在茨厂街创立,主要是当时许金龙之父与约十位来自中国安溪的乡里,因有感于故乡安溪所出产的茶叶品质优异,于是,决定共同合股创办茶庄,那时,大家都是抱着玩票性质,姑且试探市场反应,所以股东们仅视它为副业。

“早期经营茶庄生意确实不容易,毕竟,人们的生活水平一般不高,还未到品茗的阶段,再加上交通、宣传媒介等未普及化,我父亲及员工们必须骑着脚踏车上门去推销或送货。”

当年,真正懂得品茗者寥若晨星,因此,他们的顾客对象主要以大炒面档、餐厅、自行车司机为主,同时也供应给鸦片寮。

“因为,人们抽了鸦片之后总习惯喝浓烈的茶,无形中多多少少都会刺激我们的营业额。”

英殖民政府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已限制鸦片买卖,不过,许多人仍难以抗拒鸦片的诱惑。

在六、七十年代后期,政府虽已全面禁止鸦片买卖,但仍有许多人抽鸦片,人们走在茨厂街的街道上,仍可隐隐约约嗅到由暗房飘出来的鸦片味。

不断开拓新市场 自创品牌可图利    
以往,建源茶庄主要靠批发,门市生意仅占少部份而已,顾客当中包括妈姐及苦力,他们主要购买绿宝茶作为解渴饮料,毕竟,那个年代并非人们品茗的年代;直到八零年以后,消费者才逐渐开始要求上好品质的茶叶。

尤其经济风暴前,顾客要求颇高,即使是一些上等好茶也未必能满足他们,但,随着经济疲软后,大家都降低要求,似乎只要有茶喝就可以了。

“行情好时,高档茶叶就销得很快,目前却销得很慢。从九七年至今,高档茶叶的营业额都未曾回弹。”

许金龙表示,茶叶行业始终以华裔顾客为主,其他友族不甚感兴趣,除非是红茶、健康茶或减肥茶,才能赢得友族的青睐;因此,这门生意始终有所局限,必须另谋策略,不断开拓新市场。

“我相信,每个行业都大同小异,最重要是必须建立本身的品牌,这样,在市场上才有竞争条件,也比较有利可图。”

他接棒后即独家生产多个品牌,如“千里香”和“逍遥香”就甚具代表性,赢得不少口碑。

“我们不可能永远只靠一个方法来经营,得跟随时代步伐改进,对于父亲的古老方法,好的就继续延用,不理想之处则要改进。”

他始终认为,茨厂街是一个很理想的商业区,因为地点适中,交通方便,尤其近期增加了多个停车场,驾车人士不需担心找不到泊车位。

kkkuan 2006-10-27 13:57
棺木生意强求不来
贴心服务争取客源
“未许强求唯寿考,可凭定论一长生。”

这是茨厂街福兴长生店“镇店”之对联,从一九六三年悬挂至今;若按照字面解释,其大意为:性命之长短不能强求,我们的一生是由天所定。

它似乎亦喻意:长生店生意多寡,强求不得,毕竟人的生死不在人们的控制范围内。

该店接班人黄福威认同棺木生意强求不来之说法,此行业也无法推销宣传,一切得顺其自然发展。

他表示,其实积善堂结束营业对该区的殡葬行业影响不大,主要是因为第二代不愿意接手,再加上自政府废除了战前建筑物租金管理约束条例后,茨厂街商店的租金突飞猛涨,多间相关的殡葬业者才被迫搬迁或结束营业。

其实,他们的店铺与广东义山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因此可像过往一样随时给丧家提供服务。

分别只是,以往茨厂街是华人集中地带,自然的人们的生老病死问题也大都选择在这里处理。

“不过,与早年比较,现代人对于殡葬行业已不再像以前那么忌讳,人们也不会因为见到棺木而面露惧色。”

毕竟,随着人口的增加,死亡也相对的增加,人人都有机会接触到身边亲属或朋友离世。

“以前,吉隆坡一带人口不多,人们一般少有机会接触丧礼,即使有亲友去世,也大都在茨厂街的‘积善堂’办理后事,很少人会选择在家里办丧事,在这情况下,人们自然就会忌讳丧事。”

对于该店会否随着时代步伐前进,朝向企业化经营,他说:

“无可否认,企业化长寿店已开始‘流行’,相信我们将会逐渐朝这个方向走,但我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把整个传统经营方式推翻,必须随着时间逐步改善,尽量给丧家提供方便。”

“一站式的服务无疑可令丧家省却许多麻烦,例如配套式的殡葬服务就是为了方便丧家,况且我们也没有必要把殡葬服务弄得很复杂,甚至令人望而生畏。”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仍要观望茨厂街未来几年的发展,看到时殡葬行业是否还适合在这黄金地段经营,才另作打算。

“这里的交通越来越不方便,尤其在大节日最塞车,所以,我们目前的服务也包括委派专人上门将顾客载到店铺来,以方便他们亲自为去世的亲人挑选棺木。”

这项不另收费的服务,纯粹是因为他们体恤丧家亲属在亲人去世后的悲伤与苦痛,尽量提供“贴心”服务,以减低他们的忧虑。

此外,该店从未聘请“推销员”驻扎在医院“等待生意”,毕竟,棺木代理人在医院里“抢生意”的负面新闻,给大众留下很不好的印象,因此,他们完全“被动式”的等顾客上门,然后依顾客要求提供服务。

“我们主要是靠信用及口碑,大都由顾客介绍顾客。”

“这行业其实区域性蛮强,且要借助口碑的助缘,因此,若要往其它地方发展,首先得熟悉当地的人情事故,尤其对于当地的殡葬风俗与文化要了如指掌。”

位于旧飞机场路广东义山对面的中央殡仪馆,是黄福威在数年前所开设的分行。
吉隆坡玄真胡道院“一枝独秀”的在茨厂街屹立不倒,她在该地带已经营整六十年的光景。

第二代主持胡汉杰道长,目前可谓抱持“做一日道长,打一日醮”的平常心,面对茨厂街新浪潮的冲击。

“一切随遇而安吧!能够在茨厂街维持多久就多久,直到有一天无法承担昂贵的租金为止,我们才会搬迁到别的地方继续营运。”

据他透露,吉隆坡开埠以来,广东道士都集中在茨厂街,目前只剩下他们一家留守在茨厂街,其余都靠电话接洽醮务。

“最主要原因是租金昂贵,再加上老师傅去世后,儿子没兴趣继承,因此道院就被迫关闭了。”

他相信,打醮超渡亡魂的风俗不会被繁荣的社会所淘汰,毕竟这种道教风俗已流传了数千年,至今仍可生存,没理由往后会站不住脚。

“问题只是:我们无法预知这个行业将会有怎样的转变而已。”

为了迎合时代的改变,目前他们亦推出配套服务,如811、富贵山庄和孝恩集团所承接到的广东帮醮务,都一律交由他们全权负责。

他表示,行内人都形容醮务工作为“失魂工”,因为工作日期不定,有时连续数天都不需出差,不然就是在同一天里接获好几单醮务。

“我们的人手相当充足,同时为多户丧家提供服务绝对不成问题。”

据悉,在最高峰时期,茨厂街曾出现六间道院,不过是每位道士各开一间,旗下的道士也不多,因此,一旦接获醮务时,就邀其他同行协助。

目前,大部份道士都集中在吉隆坡玄真胡道院,旗下共有二十多位道士。

“因为人手充足,我们也承接外坡、东马及新加坡的醮务。最近有位香港行家去世,我们就曾特地到香港为他打醮。”

胡道长感叹接班人难找,因为想要当道士,必定要背熟道教经文,很多年轻人学到一半即无兴趣继续学习。

“当道士可谓是做到老,学到老,因为道法繁复;如果再严格一些,依照唐山老规矩行事的话,每个乡村的规矩都各异,我们都必须逐一了解。”

“年轻一辈在学习方面,确实一代比一代轻松,尤其对于很少用到的道法,他们更不会专心学习,例如出殡期间,若有家属或来宾因冲犯而昏迷不醒,新一代的道士大都不懂得替冲犯者‘赎魂’。”

根据前辈传承下来的规矩,道长收学徒是不领学费的,因为一日为师,学生终生都必须尊敬老师。

原来,道士打醮讲求积福,也算是一项公德,因此品格健全者,才会被正统的道长纳为徒弟。

jesscgc 2006-10-27 14:08
看你很辛苦,你的宠物宝宝为你打工赚了127个宠物币!
你知道那么多茨厂街,难道你是那里的老大

just 2006-12-30 13:36
天上掉甘露,你幸运舔到了3颗!好甜啊!
什么鸟版主!!!
copy paste 别人的血汗资料
连标题也一模一样
连"转载"也不写
当作是自己的???

第9楼的地图是别人辛辛苦苦绕茨厂街几个小时画的,你好意思表扬你自己???
表扬你偷别人的作品吗???
**********************************************
为表彰你为论坛作出的突出贡献,奖你9个论坛币

路线地图
 
kkkuan说道.
**********************************************
你copy来的你应该知道原创者是谁
你不写无所谓 但是希望你放个"转载"的字眼
这些是别人花了很多时间辛辛苦苦整理的
你现在只是copy paste就受大家表扬
还给自己精华
难道你没有羞耻之心的吗?


查看完整版本: [-- 从头细说解茨厂街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3 Code ©2003-2010 phpwind
Time 0.135785 second(s),query:4 Gzip enabled